A3

  • 在刀锋上仍然可以感觉到那些家伙的肉和骨头,还有恶心的血腥味,现在也该习惯了吧! 那些家伙的恶臭血腥味仍然…到底还剩下几个啊?Billmade赶紧拔出插在那家伙身上的剑后, 开始评估目前的状况,那些家伙正以缓慢的速度不断的涌进来,Billmade见状不禁让他全身颤抖着。

    Billmade重新握紧着刀往前奔去, 他那准确又敏锐的剑不断的砍进魔兽的头部、心脏以及四肢。 听到了幼小士兵的尖叫声, 因魔兽而失去兄弟姊妹和爸妈的他们也拿起了武器。 这个年龄的他们应该是要和朋友们玩在一起,向女孩们搭讪或开心玩耍的年龄,但是现在却拿着自己的生命与死神搏斗着。 该死的家伙,要不是那些魔兽小孩子们也就不会……

    『Billmade 趴下』

    随着Kwaon那雷一样的吶喊声,同一时间某个东西从Billmade的头顶上飞射了过去,然后镶进树木上。 因Kwaon那斧头的惊人威力,一只只壮硕的魔兽全都被拦腰斩断,并且还不断的涌出黑红色的血液。

    『 Billmade,醒醒啊,这里是战场上啊。』

    不知何时已来到身边的Kwaon拔出斧头一边攻击着四周的魔兽群一边无表情的说着。

    『这次就算是还你人情,怕我觉得有所负担,所以特地给我还债的机会是不是?』

    『神经病. 』

    『呵呵.来…..重新再开始如何?』

    Billmade轻拍了一下Kwaon的肩膀,然后用肉眼无法看到的快速动作开始杀着魔兽群,

    『好啊,就杀了你们,直到我的梦回流尽,看着吧!我会让你后悔曾经嘲笑过……. 』